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桐树

鲤鱼洲战友、携手共享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  

2012-05-15 14:46:24|  分类: 亲情友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收稻谷,要经过收割,挑回到稻谷场,进行脱粒。收割是腰部受累,整整一天十小时以上弯着腰,并且用力割稻,还要在割得快的同时防范割到手指,我相信我们每人的左手指上都留有当年镰刀留下的刀疤痕迹,只是深浅不同。我记得,第一个收割,通常是新战士在前面,老战士在后面压阵,只要看到哪个人直起腰多站几分钟,班长就会拉开大嗓门用南昌话喊道:“砌的作西里?”在喊声下,战士们不得不低下头弯下腰继续用力割,向前赶。由于长期超时超量的弯腰劳作,腰部肌肉肌纤维弹性减退,以及韧带损伤,给我们许多战士留下了永远的伤痛。

挑稻谷,不知战友们有没有试过,当年肩挑的最大承受力是多少,我试过,挑油菜籽,最重是140斤,不过只能挑八米长的距离。我挑稻谷通常是六十个,最关键的是有的稻田离稻谷场很远,最远的要走20分钟,稻谷一旦挑上肩途中是不能落地休息的,最多只能站着,手撑着腰喘口气,我们的腰上都系着解放军用的宽皮带,帮助我们的脊椎支撑我们的身体。在我们收割的日子里,广播喇叭里一直回放着一首歌,“能跳千斤担不挑九十九”,在革命精神的鼓舞下,我始终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,我们的战士多么坚强!造成的伤痛也只有我们自己承担。

脱粒,稻子收到了谷场,大家轻松许多,意味着水稻田的农活可以告别一个时期。在连队脱粒有三种方法,第一种是在远离我们连队的土建的稻谷场,我们第一次去时,只见一个个操作台,是用一块石头躺在地上,上面斜架一块石头,成了一个斜面,我们一个个站在操作台前,用两手抓住稻子,使劲在石头上一下一下地甩,用力量使稻谷脱落,七十年代的我们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打稻谷,我不知道再往前是用什么方法来脱落的。一开始工作效率很低,干部们想出刺激效率的方法来,“包干”,每人一天打大概四百个左右(这个数字也许不准确),十个一捆,以稻草捆来论数,这个办法果然生效,大家加快速度,一个稻谷甩几下就成了稻草,扎进稻草捆里,战士们自主结合,三个人一组,两个人打稻谷,一个人扎稻草捆,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就可以收工回家了,没完成任务的人最后打扫谷场。第二种方法是脚踩打谷机,虽然手臂不再那么吃力了,那份劳动却转嫁到腿上,半天下来,腿受不住了。第三种是当时最科学的方法,电动打谷机,通常是晚上才能用,因为晚上才有电,所以只要有电,就通宵达旦的加班脱粒。这种方法最省力气,但是不小心也有风险,我曾被谷粒飞溅到眼睛伤到了角膜,上药包扎后,过了几天“独眼龙”的日子。

学习,学习对我们来说是最开心的事,我们到了鲤鱼洲,给我们的休息标准是每逢十休息,就是10日、20日、30日休息,休息对我们来说多么珍贵啊!但是当有政治内容时,下午学习是雷打不动的,林彪事件是我们学习最长的时间,整整半个月每天下午学习,我们中午收工后,就换上没有汗臭味的衣服,参加学习,看上去很休闲哦。那时,田里插好了秧,稗子草也跟着生长了,连长天天在稻田里转悠,眼看着稗子草越长越高,心里焦急却无奈,他得听指导员的,指导员帽子上有红五星照着,军装上有红旗飘着,等我们学习结束后,这一切还得我们自己去弥补,稗子草已经长得很高了,根也很深了,我们只能跪在水田里,抓出它的根塞进泥土里埋下去,跪在水田里,虽然我们的膝盖进入水中,但是可以减轻我们腰部的负担。我曾经听连长说过,我们九团的经营是亏损的,而且大于我们的工资支出,他说,如果九团战士不干活亏损会小一些,听起来很伤人吧,我们那么辛苦在折腾什么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